<cite id="jt5th"><video id="jt5th"></video></cite><cite id="jt5th"></cite>
<menuitem id="jt5th"><dl id="jt5th"></dl></menuitem>
<del id="jt5th"><span id="jt5th"><menuitem id="jt5th"></menuitem></span></del><var id="jt5th"></var><cite id="jt5th"><span id="jt5th"></span></cite>
<var id="jt5th"></var>
<var id="jt5th"></var>
<menuitem id="jt5th"><dl id="jt5th"></dl></menuitem>
工裝百科
?
?

勞保工作服閱讀明星直播帶貨排隊“翻車”

發布時間:2022-01-11 18:20來源:未知 作者:小小編 點擊:

                歡迎訪問勞保工作服                引領尚服裝廠的官網
又有明星帶貨翻車了。

  近日,導演韓兆在直播間賣酒被京津冀消費維權聯盟舉報涉嫌價格欺詐和誤導,由于韓兆曾在電視劇《楊光的快樂生活》中飾演“條子”一角,因此有網友直言:“潘子嘎子條子,都是一路人。”

  雷達財經注意到,無論是因“潘嘎之交”出圈的潘長江、謝孟偉,還是同樣在賣酒方面翻車的韓兆,都只是明星帶貨亂象的一隅。

  自2019年淘寶啟動“啟明星計劃”邀請百位明星入駐平臺以來,包括抖音、快手等在內的各大電商直播平臺已經涌入了數千位明星,其中有不少明星在首秀時都拿出了亮眼的銷售成績。如10月黃子韜在快手的首 次直播帶貨,就達成了2.3億的GMV。

  與此同時,過多明星的涌入也導致平臺直播生態魚龍混雜,不少藝人在直播的過程中陷入售假、數據注水等風波,甚至有藝人因帶貨“晚節不保”。2020年雙十一后,中國消費者協會曾在報告中點名汪涵、李雪琴,但2021年,類似現象仍屢見不鮮。

  明星帶貨亂象何時休?有分析認為,隨著監管規范和行業自我凈化,明星帶貨將逐漸專業化,類似翻車現象將逐漸減少。

  韓兆賣酒被指涉嫌價格欺詐

  據京津冀消費維權聯盟官方發布的視頻,韓兆在直播間中聲稱,某款酒水在“某東”六瓶賣1429元,相當于一瓶酒200多,但在直播間直降至298元。

  為何直播間能給到如此大幅的優惠?有記者連線韓兆所售酒水廠家的銷售經理,對方表示自己這邊給出的成本價只有40多,直播間中展示的價格之所以高,是因為韓兆自己在京東上有店可以自主定價,通過這種方式,就是為了和消費者吹噓自己的酒有多好。

  “他是瞎掛價格的,你自己看他賣多少單嘛,這種手段我們是不贊成的,后續會讓他們去改。”廠家稱。

  值得一提的是,從公開信息來看,韓兆與潘長江兩人聯系緊密,私交甚好。一方面,兩人無論是在小品舞臺還是電視劇都有過多次合作經歷,另一方面,潘長江也經常在韓兆拍攝的短視頻中露面。而潘長江直播賣酒的經歷,則早已成為了廣為流傳的“佳話”。

  2020年,曾在《小兵張嘎》中飾演“嘎子”的謝孟偉入局直播帶貨,并在快手創立了自己的“嘎家軍”。然而沒過多久,就有網友質疑謝孟偉直播間售假,于是在一次直播中,潘長江連麥上演了一番教科書級別的正能量規勸。

  出人意料的是,規勸不久后,潘長江自己就在直播間賣起了貼牌假酒,也因此,“潘嘎之交”一度成為了火遍全網的流行語。

  自此之后,潘長江在賣假酒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最近其還曾賣過一款號稱原價9萬多的酒,該酒在外殼上鍍了一層金,瓶蓋上還鑲了一顆鉆石。潘長江稱,光鉆石就值100萬,但“經過潘叔的努力”,這款酒在直播間售價“僅”有1.98萬元,剩下的差價由自己來補。

  對于電商直播平臺中價格波動幅度巨大的現象,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李斌律師向雷達財經表示,該情況可能因在價格上有不真實的行為誘導消費者進行下單,被認定為價格欺詐。

  “從電商的角度來說,我把價格先漲上去,再以一個虛假的折扣價對外宣稱,這種情況實際上就構成價格欺詐。這個案子如果真的查證屬實,恐怕后面還會面臨發改部門、價格監管部門的行政處罰。”

  在此案件中,消費者買了298的酒,后來發現成本價只有40多,展示的1400多完全沒有市場依據。李斌認為,這種情況屬于商家對消費者故意隱瞞事實,造成其陷入了錯誤的認知。消費者可以去物價部門、市場監管部門投訴,也可以去法院起訴,按《消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主張退一賠三,金額不足500元的按500元計算。

  在此基礎上,如果還有證據證明,商家沒有對貨源供給渠道的許可證明和食品安全證明做出必要審核,導致所售酒水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那么還可以按照《食品安全法》第148條第二款,主張退一賠十。

  “當然,消保委不是司法部門或者執法機關,是專門維護消費者權 益的社會組織,因此這起案件中的價格欺詐還不是一個最終的行政執法認定。只是我們從法律上去分析是有極大可能構成這樣。”李斌補充道。

  部分明星,濾鏡碎于直播間

  韓兆和潘長江的案例只是當下眾多明星帶貨“翻車”的一個縮影,但即便翻車事件反復出現,仍然不斷有明星、藝人不遺余力地沖進直播間,這也從側面折射出直播行業的火熱。

  事實上,如果將時間撥回兩年前,明星們對于直播帶貨的態度與現在截然相反。

  2019年7月,淘寶直播啟動“啟明星計劃”,邀請站外明星入駐淘寶直播。彼時的淘寶直播尚未出圈,據淘寶直播MCN機構負責人新川所述,請明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淘寶直播整體聲量沒有友商厲害,希望明星一起拓展平臺對外的聲量。此外,淘寶還可以借此降低品牌商家與明星合作的門檻,有利于商家,特別是中小品牌吸引新客,擴大影響力。

  在此背景下,知名主持人李湘、王祖藍、演員伊能靜等人相繼入局。不過,網友們顯然還沒有適應明星在鏡頭前高喊“如果不是最 低價,你退貨,我買單”的場景。哪怕是李湘的累計銷售額已破千萬,其在直播賣酒時仍會遭到彈幕“土”、“自降身份”、“自甘墮落”的吐槽。

  而疫情的爆發,則進一步刺激了直播電商的成長。短時間內,劉濤、汪涵、張雨綺、陳赫等明星紛紛涌入,且都取得了可觀的銷售成績。淘寶數據顯示,2020年618期間共有300位明星陸續登陸直播平臺,同期京東也有超百位明星進行直播。

  但當行業變得愈發喧囂甚至是擁擠時,問題也就隨之而來。

  2020年3月,李湘在直播間中售賣羊肚菌時說的一席話,被北京市第十屆律師協會副會長邱寶昌指出違反了《廣告法》、《消費者權 益保護法》、《食品安全法》三部法律,其不僅頻繁使用帶“最”的字眼,還誤導消費者稱羊肚菌可以治病。

  不久后,有媒體報道稱,北京某企業負責人和小沈陽合作了一場白酒直播,當晚下單20多單,第二天竟遭退貨16單;上海某品牌公司的爆款茶具邀請葉一茜在淘寶直播中推廣,在觀看人數近90萬的情況下,成交額不到2000元;有公司給吳曉波付了60萬元坑位費,但實際成交5萬元都不到。

  2020年雙十一,中消協在發布的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中點名汪涵、李雪琴,前者直播退款率高達76.4%,后者直播間的311萬圍觀群眾,被曝只有不到11萬是真人,其余人數都是花錢刷量刷出來的。

  夸大宣傳、無人買單、刷單造假、數據注水……當這些亂象頻繁發生,平臺對明星的熱情也開始逐漸消退。

  有MCN機構負責人就坦言,一些大品牌看重并非明星對銷量的轉化,而是其流量帶來的營銷效應,但當直播間人數被揭開是一場騙局,品牌商逐漸就會發現這種投資并不合算。

  此外,請明星帶貨所需要的坑位費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如果總出現銷售額低于坑位費的情況,對品牌方來說得不償失。相比之下,諸如李佳琦一類的頭部主播已經開始為更低的優惠價拿出不收坑位費的方案,這無疑對品牌方更具吸引力。

  羅永浩更是曾直言,如今很多機構和平臺不愿與明星合作,其實就是帶不動。對此,小葫蘆大數據相關負責人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專業性和供應鏈是當下明星藝人普遍缺乏的。

  “現在很多品牌都開始自播了,他們選擇的主播也不再是明星,尤其看重主播對產品介紹的專業性,對于主播如何把東西賣出去比較看重。”

  除了平臺,消費者們對明星的態度也在發生轉變。

  今年618期間,60多歲的老戲骨張晨光因帶貨酒水被質疑勾兌遭到了評論區網友們的猛烈抨擊,一度淚灑當場;舒暢、李金銘在帶貨期間,原本不錯的路人緣也被逐漸貼上了“假貨”、“翻車”等標簽;劉濤在2020年深度參與直播帶貨后,其在2020、2021年播出的作品沒有一部豆瓣評分超過6分。

  “明星濾鏡,碎于直播帶貨。”有行業人士評論稱。

  后來者仍在涌入

  頻繁翻車會讓藝人們從直播帶貨中抽身嗎?分析人士認為,答案應是否定的。

  一方面,直播帶貨確實能為明星們創造不菲的收 益。明星基于自身的演藝事業,本身就具有龐大的粉絲基數,小葫蘆大數據顯示,舒暢在10月進行了15場直播,直播間觀看人數最低也有291萬,最 高時則達到943萬;婁藝瀟在11月1日的直播中,觀看人數已經超過了1444萬。雖然這與李佳琦薇婭差距明顯,但已經足能創造出多達千萬的銷售額。

  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主播在淘寶、抖音、快手平臺的抽成比例約在15%-30%之間。若以20%計算,舒暢、婁藝瀟近30天6808.15萬、8187.20萬的銷售額,抽傭分別可以得到超過1360萬、1630萬的收入。

  另一方面,明星帶貨也并非沒有成功的經驗和案例。10月18-24日的抖音達人帶貨榜中,賈乃亮排名第五,銷售額超1.1億,緊隨其后的是朱梓驍,銷售額8761.2億,前十名中,除了羅永浩外,還有四位明星成功在榜。

  目前來看,一個能有效彌補明星所欠缺的專業性和供應鏈的方法是與MCN機構合作。如林依輪、李靜歸屬于薇婭背后的謙尋公司,戚薇的背后則是羅永浩的交個朋友,賈乃亮、婁藝瀟的背后是遙望網絡。

  MCN機構不僅能在策劃直播,選品組貨、談價和直播間操盤等環節上,為明星提供更具專業性、流程化的服務支持,以創造低價優勢,還能應用更成熟的供應鏈,做好產品質量的管理。

  而反過來,明星進入MCN機構,在為其帶來流量之余,還能讓其獲得接觸資本市場的機會。近幾個月,薇婭背后的謙尋、李佳琦背后的美ONE,都曾表達對IPO的興趣;上市公司星期六更是直接將原有的女鞋主營業務轉向了短視頻、電商直播領域,并簽約了王祖藍、張柏芝等明星,成為了MCN概念股。目前,星期六的股價已經漲到了2020年前的5倍有余。

  除此之外,“對于那些想要認真做帶貨的明星來說,就算風口散去,實力硬的還是能安然留下來。”某MCN機構負責人表示。

本文原鏈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29253-1.html

勞保工作服                引領尚服裝廠

2022.1.11

上一篇:勞保工作服男背心款式圖哪定制? ? 下一篇:勞保工作服休閑西裝款式圖去哪找?
国产成人综合95精品视频,性饥渴艳妇K8经典,河南少妇凸BBWBBW,印度毛茸茸BBBBXXXX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